蓝岚

露厨‖KB毒唯
aph大部分CP都吃w
福华 麦雷 局路 狮鼠 K漏党
胖排瓜邪教党。
微麦夏,麦给党(/ω\)
神秘博士 十十一邪教 刀马(/ω\)

【THE Story】

Zero.
火光冲天,眼里除了火焰什么都看不见。
尖叫,恐慌,哭声。
不要吵了。
痛。
好痛。
你,在哪里?
局长。局长。
_
一头橙色头发,穿着黑色连帽衫的男人在人群中,漫无目的地走着。
他已经在街上走了几天了,不知道自己是谁,不知道该去哪。抬头看了看阴沉的天空,他轻轻叹了口气。
在微微愣神的时候,他没有注意一个行人步履匆匆向他撞来。
他注意到时那人已经到了他的面前。于是他只能这样看着对方穿过了自己的身体。
他已经死了。
他在几天的漂泊中得出了这个结论。
死了,却以另一种形态存在,又记不到自己生前的任何事。所以他是为什么存在呢?
他看着那个穿过自己身体离去的人,直到离开自己的视线。
他决定叫自己路人。
任何人都看不见的路人,存在于这个世上的一个无关紧要想不起来任何事的路人。
决定好了后他笑了笑,继续向前走去,作为一个路人继续流浪。
_
当电话响起的时候,被子里的一坨东西终于动了动。
狮子睡眼朦胧地钻出被子,抬手接了电话:“喂?”
“狮子!他醒了,局长醒了!你赶快过来!”白鼠的声音清晰地传进了狮子的耳朵,将他的睡意全都驱散开来。
“终于!你等等我马上过来。”说完挂了电话,开始穿衣服。
十多分钟后,狮子来到了局长的病房前。没多想推开了门。
听见开门声,房里的四个人都将目光放在了进来的人身上。
局长首先开了口:“哟,狮子。”
狮子一脸松了口气的样子:“我就知道你还死不了!”
“卧槽!狮子你个贱狗!是有多希望我就这么嗝屁了啊!”局长一脸嫌弃
白鼠表示自己看戏。
站在旁边的另外两个人向狮子打招呼。
“狮子。”
“狮子。”KB向狮子招了招手,哦漏点了点头。
狮子朝他们笑了笑,大家的注意力又回到了痒局长身上。
“你可是昏迷了不久啊。”白鼠推了推眼镜,“而且在那场爆炸中伤到头部,还能活下来也是你命大。”
其他人没有开口,安静地听着。
局长看着自己身上的绷带,表情严肃了起来:“我记得有人保护了我。因为他,所以我还活着。”
一句话让其余的人全都屏住了呼吸。
“你记得他吗?”KB问。
局长摇了摇头:“应该是个陌生人。”
四个人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,局长问白鼠:“和我一起被救出来的人,有他吗?”
白鼠点了点头回答:“他运气好,比你先醒,现在已经出院了。”
狮子走到病床边上拍了拍局长的肩膀:“好了好了,不要纠结这些了,你醒了说明没什么大问题了,等你出院的时候咱们好好聚一聚!”
局长点了点头。
KB看没什么事了,于是打算和哦漏回去。
“既然没事了,那我和漏漏就先回去了,等你出院记得打电话。”
狮子也表明有白鼠医生在用不着自己,打算先回家。
就在三人准备出门的时候,局长突然叫住了他们:“等等!我感觉我爱着一个人,但是却不知道他是谁,你们,知道吗?”
所有人的动作一顿,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,摇了摇头。
“不知道。”
局长笑了笑,看向窗外说:“可能出现幻觉了吧。那过几天再见。”
没再说话,三个人出了病房。
白鼠看着局长一脸平静,心里一阵叹息。

〖这里蓝岚,文废一只w这篇局路是某天忽然出现的脑洞,囤到现在才写OTL如有雷同纯属巧合w欢迎勾搭w慢更w〗
〖主局路 微狮鼠 K漏〗
〖关于设定:
大概就是在一次爆炸中,老大为了保护局长而死亡,死亡后却以灵魂形态存在记不到生前的一切;而局长活了下来,因为伤到头所以忘了老大,但是他知道自己爱着一个人。狮鼠和K漏说好如果局长不提老大他们也就不提。〗

评论

热度(12)